清晰(二)·释放


而后我突然发现,过去已然释放。

原来,我不用再参加数物化生语英的课堂测验月考期中考期末考一模二模三模四模十校联考自选理综,以及高考。我不用再去反复复习高中的数物化生语英,不用再做步步高王后雄三维设计创新设计周周精讲晨读晚练5•3天利38套自招直通车那一叠叠的参考书,不用再完成数物化生语英一天一门课一大张正反面试卷,不用再为试卷上的鸡毛蒜皮钻牛角尖被批还要在易错点本上一点一字一句地写下失误之处。

我不用再为解析几何写满整张草稿纸解出无解而头痛,不用再为最后一题导数而导来导去讨论来讨论去而欲仙欲死,不用再陷入那些记了许多页的陷阱题。

我不用再为物理大题列出一堆方程最后解出0=0而尴尬,不用再在磁场中用硬币转来转去,不用再为受力速度加速度过程分析而神经衰弱,不用再为牛三矢量方向未知量出现在答案这三大陷阱而紧张,不用再为二位有效数字的无计算器平方开方三次方乘法除法取对数而浪费草稿纸,不用再把5•3上的大题目放到梦里去做。

我不用再为记不清钡和银的原子量而担心,不用再为那本别人早已做完而我只做了一半的步步高而害怕,不用再为某次六十多分的化学成绩而懊恼,不用再为那些莫名奇妙的推断题和实验题困惑,不用再反感于「中学化学阶段」的矛盾理论,不用再为大π键而荡漾。

我不用再为滋养细胞滋养层细胞饲养细胞的存在而惊奇,不用再为生态系统中我怎么也建不出的能量流动的网络流模型而不安,不用再观察果蝇的红眼白眼正常翅毛翅直毛刚毛XX XY XO XXY并毛骨悚然,不用再去死记硬背划线涂布消毒灭菌果酒果醋泡菜的操作步骤,不用再为有丝分裂减I减II分裂的前期中期后期末期间期和DNA染色体姐妹染色单体四分体基因组数量建立无数次生动的脑中动画模型而死脑细胞,不用再背呼吸作用糖酵解柠檬酸循环电子传递链和光合作用光反应碳反应的场所生成物反应物,不用再算遗传概率算得死去活来。

我不用再为字音字形字义背得头昏脑胀而仍要一笔一画摘抄背诵记忆回忆,不用再去管那些千奇百怪的病句,不用再为应试作文挖空心思,不用再为看了几遍还不懂的文言文而紧张,不用再为默写里的「矣也乎哉」而纠结。

我不用再读Teens的乏味文章却还要做题,不用再为突破平均分而操心,不用再背各种各样的作文模板套句,不用再一次次地踩进单选陷阱题,不用再刷完5•3完型填空来突破。

我不用再,而不是我不能再,不是我不应再,不是我不会再。

每想到一点,我就多了一次如释重负之感,多了一次无上的喜悦。这些过去已然成为过去,我经历过,他们正在经历,还有无数人将要经历,这并不是我用来展览的回忆。而今这些回忆中的不满与无奈已被悉数滤去,我想,这是值得珍藏与铭记的回忆。十二年的中国式学习,几千个日光灯下的日日夜夜,以及深深铭记或是无法回忆起的起承转合,如今都充满了意义。

《清晰(二)·释放》有7个想法

  1. 实际上,我做的真的足够多了。紧张过后,常有遗憾。高考了。不过,也许我可以介绍一些信科院的学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