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而行(二)·踩门槛

崇山寺

大理属于武侠小说,我却惊艳于它的山水与天空。说山与水并不确切,因为「山水」是带有江南特征的描述,不如说是峰与海。

仅一座山峰便可容下一朵云的投影,然而这里的山峰却连成一片,甚至环绕四周。无论在何方,极目远眺总能看见山峰。这里的山峰让江南的小丘陵无地自容。

而乘船行于洱海的时候,我亦明白了一个内陆湖会被称为海的原因。下午乘船从北之南,我们竟用了三个小时。海之边缘就是无尽的峰,峰之上是层叠的云,云之上是蓝得彻底的天空。因为云的分明,海的颜色亦斑斓,深蓝与浅蓝在无尽的海面斑驳地出现。

我可以用「清晰」来形容大理的天空,因为这样白云与蓝天分明的日子或许已有一年没见到了。这里的云符合对云形状的最经典认知——下部水平而上部成波浪型。这里的天空亦符合对蓝天的最经典认知——蓝得没有一丝灰蒙的杂质。这样的蓝天与白云存在于梦中。

而在上午游览三塔崇山寺时,我已沉醉在峰与天空的美景中。

然后我一脚踩在了寺庙的门槛上。而后,又踩了一脚。

我完全不信仰佛教。我对中国佛教寺庙如此兴盛的原因存疑。在我这样的无神论者眼中,绝大多数游客参观佛教寺庙的用意实质在于获得心理安慰。他们并不是佛教的真正信徒。他们需要的是对生活中不可知事件的廉价解释,而廉价意味着低成本与低质量。当他们面对一具具偶像膜拜时,他们相信了命运,相信了幸运,相信了缘分。而我将这些定义为媚俗之一。

但我为无意踩门槛对他人造成的无礼而抱歉。因为这是他人自由的选择,尊重是最为平衡的态度。

于是我在大理的摄影当中,鲜有人。彼时的峰、海与天空,在我眼中,比人类美一万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