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而行(五)·高地行

高地行

这里是香格里拉。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高海拔的高地,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一个叫香格里拉的地方。当汽车沿着盘山公路不断上升时,预想中的高原反应并没有来得那么汹涌,我只是有略微的胸闷。而先前我担心体质不行,甚至花重金买下了两瓶压缩氧气以备不时之需。

汽车爬升到了三千多米海拔,我们也到了一个名为普达措的地方。令人惊讶的是,这里竟然只有我们一个旅行团,诺大的高地无比空旷。

这里大致符合我对「国家森林公园」这个名称的高预期。尽管一路上几乎看不到应有的漫山遍野的杜鹃花,辽阔的草地上也尽是枯黄的牧草,甚至栈道外遍地都是大黑豆般的牛粪,但是这里人烟稀少。这已足够,并且是极为重要的,这能够滤去人类造作的美,留下纯净的自然之景。

在森林公园内乘车许久后,我们下车在属都湖畔的栈道行走。栈道旁便是一片草地,草地上有一群牦牛,它们或是埋头吃草,或是悠闲地躺着晒太阳,甚者用犄角相斗。草地上布满了干牛粪,但是我们却几乎闻不到异味,因为高原特有的大风一直在吹拂。

四人以一种默许的默契在栈道上行走,前进的便迈步,拍照的便驻足,胸闷的便拿出氧气瓶上瘾似的吸几口,累了便找椅子坐上几分钟。属都湖的风景让人有「拍照的欲望」,大片蓝绿湖水畔是高耸的青山,山上的树木均一地连绵,每棵都以笔直的姿态冲向云霄,天空蓝得过分,纯白的云清澈而空明。这并不是一年中风光最为美好的时候,不完美的事实却有着偶然性的美。

我们的行走就如同这篇流水账似的文章般行云流水。走过属都湖便上了车,车上几乎所有人都累得睡着了,尽管空调并不凉爽,行车并不安稳。车在另一站碧塔海甚至都没有停,一车人就在睡梦中归去。

晚上我们前往一个叫「藏民家」的景点,参加一场没有篝火的篝火晚会。晚餐有青稞酒、奶酪、鸡肉面、烤土豆洋芋马铃薯……但实际能下咽的只有撒了糖的炒青稞。庆幸的是那里真的有家的气氛,墙壁都是精心装饰过的,木门、木桌、木椅都带着岁月的痕迹;表演者似乎真的是来自一个家庭,相互嬉笑打闹,而他们也似乎不在表演,而是倾情地参加着一场聚会。

我自然无法融入其中。我只是一口一口地吃着吃不饱的青稞,默默地观看,没有呐喊亦没有鼓掌,更不必说上前参与舞蹈。

当我埋头回顾单反上的照片之时,突然发现导游格桑正在扯着一位「胖金妹」往我这拖。而后我想起白天时格桑曾搭着我的肩说要帮我「泡妞」。

我笑了。她亦笑着跑开了。

当一行人离去时,落日恰好消失在地平线,留下一片辉煌。

《偶然而行(五)·高地行》有4个想法

    1. 像是炒瓜子仁一样的干粮,也像瓜子一样让人停不下手。吃着有一股特殊的清香,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多余的味道。

    1. 嗯,玩得很痛快呢。但是就是对开学后的生活有了一丝隐忧…

      对文章用心了,也不一定能写的深刻。现在的文章大抵是对闲散生活的记录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