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周

报到前,我想过很多,脑海里一直想着过去的回忆、现在的焦虑以及将来的可能,甚至有冲动一到大学就洋洋洒洒写一大篇感受。

但没有。

从报到的那一刻开始,生活突然变得极为充实,这让我无比愉快。我再也没有茫然面对电脑屏幕不知所措的时候了。这是第零周的部分日历:

日历

我几乎是在瞬间就融入了大学的生活。尽管寝室楼房始建于1985年,住宿条件仍没让我太失望,窗外往下看就是熙攘的世界。

12345

燕园里食堂遍布,几乎个个都有特色的美食。价格相比南方便宜许多,菜量又足,往往随意点的几个菜只吃了几口就配完了两碗饭。最让我满意的还是西门外的美食街,但因为生活费有限,也只能不时地出去吃吃。

来北大之前我几乎没有骑过自行车,也因此难以上路。但因为宿舍集中在西南,教学楼集中在东部,来回行走实在劳累费事,只得尝试买了一辆自行车。骑到现在倒也熟练,至少不会骑着骑着突然急转倒在路旁了。

来北方之前我对这里的气候有所畏惧,但到了这里之后发现还不错。报到那几日我见到了北京秋天最为澄澈空明的蓝天。初到的几日我感受到了空气的干燥,平时在南方一日都不需喝水,到了北京一口气灌下一瓶水仍然觉得口渴。

我喜欢这里的老师们。他们有人极为幽默,有人严谨,有人和蔼,但我觉察到他们共有的一个特质是,当我仔细地看着他们的脸时,脑中便能浮现出他们少时的模样。这或许是因为,他们还有一些特质未曾丢失,他们不浮于表面,他们的内心淌在脸上。

我也喜欢我的同学们。几乎在所有方面我都能找到比我厉害的人,这让我非常愉快。能与比自己厉害的人相处是一件极为有意义而快乐的事,因为我时时刻刻都能学到一些东西,无论是在学习、能力、交往、技术之类的方面。

燕园美得自然。最老的宿舍楼始建于1956年,有些楼房的整个墙面爬满了绿叶,野猫在古楼阑干上懒洋洋地睡觉,北方一大片都是葱绿的园林,未名湖的水沉静得可以涤荡心灵。建筑并没有什么统一的样式与死板的规划,只是散漫地分布在校园里,道路也往往带着上下坡。这样的自然与随性让这里充满了真实的生活气息。

20130902

说到随性,我又想起了木遥所说的那段话,而今我愈发认同这是北大的一大特质:

北大的学习气氛可以用「随便」两个字来概括。确切说来,就是北大什么人都有,既有每天早上六点去图书馆占座的学生(而且为数不少),也有一学期下来从来不上自习天天上网打游戏的学生(而且为数也不少),有的人参加大量社会活动积攒了非常漂亮的简历,有的人宅在宿舍里过了四年,并且这些不同特质的学生都在北大生活得很滋润。(当然,拿到毕业成绩单之后是否滋润是另一码事。)这就是北大自由气氛的一个体现:无论你想按什么道路成长都可以。但是这也导致了北大学生的巨大内部差距,等到四年后毕业,有些人变得非常出色(并且北大可以提供各种珍贵的机会让这些出色的学生能够进一步得到锻炼和成长),有些人变得非常平庸甚至差劲。

「随性」或许也可以被称为「自由」,于是我又想到了刘未鹏所说的:「跨进南大校门的第一天,我知道,我自由了。这个自由并不是说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了,而是我得到了一个重要的决策自由权,即关于如何利用我的时间。」他们所说的,大抵是同一件事。但像我这样如此没有自制力和执行力的人在这样激烈的竞争环境中都难以拖延,而感受到了生活充实的快乐,我想,我还是能做些什么事的。

但我要做些什么事呢?大二时我该去计算机科学技术系,还是微电子系、电子系,抑或是人工智能系呢?我要不要参加学生会?我要去什么社团?未来会发生什么?

我不知道。我现在忙于当下,未来的事,留给空余的时间考虑。第零周刚刚过去,今天我刚刚上了第一天的课程,大学的学习生活才刚刚开始,一切都充满了希望,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哎,想说的太多了。不说了,看书去罢。

我爱北大。

《第零周》有10个想法

  1. 都不记得是从哪里点到这个博客了,竟然还看到了北大的小学弟(没看错的话)……作为一条毕业狗,感慨良多啊。
    顺便欢迎来访我的博客,友链就不求了

    1. 学长的摄影作品太棒了!!!博客是刚刚建成的吗?主题非常elegant。
      (就算学长不让我加友链我也一定会加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