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太冷,就是太热

不知为何,一到了夏天,人对于温度的变化就敏感起来;可惜温度也十分敏感。所谓夏日的气息,抑或如此。

喜欢由热至冷的感觉,如夏日进入空调间,或是一日便到了秋。就像是汗流浃背肆意在空调前被吹拂,炽热的汗液忽然就冷却,倒吸一口凉气,这的确是一个简单而又奇妙的过程。浊气一扫而光,手心充斥着顺滑的质感,整个人立即便可以静;突如其来的惬意甚至令人无法适从。风扇,风扇也挺好。宿舍里蜂鸣的风扇,也会吹着刚洗完澡的微微湿润的肌肤,再配上草席一张,妙哉?不对,少了蚊帐。虫来了,夏天到了吧;那只鸣叫的不知疲惫的虫,那只嗡鸣的耳旁绕眼前飞的虫,那只看不清的四处窜的会到眼里的虫——隔开,它们只与这个世界有关。

一日凉,更是妙不可言。昨日还是闷的、热的,今日便成爽的、凉的。无论是细的秋雨打在面庞上,还是冷的秋风吹在头发上,或是黄的、一片片花瓣的叶爬到手上,都无大碍,都无大碍。秋还是个读书的季节,有一次买了一堆以为是阳春白雪的书,可惜过了三个月,也只略读几本。可惜。

相较而言,由冷及热,都充溢了一种烦躁与一种急切。那是燥的,闷出汗的,令人窒息、退缩的,那像是噩梦。刚不小心闻到了浓氨水的气味,是这种感觉,虚无的却好像被死按在水底的感觉。

读到过物理温度与心理温度的文章,也知道二十二摄氏度这个最舒适的温度;也不只一次读到过关于似曾相识感的文章。发现这里的生活,不是太冷,就是太热。发现热得疯狂,冷得死寂,却没有「夏花之绚烂,秋叶之静美」。需要的是二十二摄氏度——喝水、吃饭、安静做题、舒心睡觉。

别人也一样,这倒是有一点可笑。炽热的铁水交融溅出火星,刺骨的冰锥相撞砸出寒气,是否还要「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虽然一直反感于「人口」这个概念,如今想,即是如此。

「味道是最说不清楚的,味道不能写只能闻,要你身临其境去闻才能明了,味道甚至是难于记忆的,只有你又闻到它你才能记起它的全部情感和意蕴。」料想味觉、听觉亦是如此,没想到冷热觉也是。冷与热,之于我,恰似雨与晴。

但怕是,约莫昨日晴,明日雨。

《不是太冷,就是太热》有3个想法

  1. 【味道是最说不清楚的,味道不能写只能闻,要你身临其境去闻才能明了。味道甚至是难于记忆的,只有你又闻到它你才能记起它的全部情感和意蕴。】本来上课纠结了很久要不要讲起来。结果还是作罢。

  2. Pingback: 铭记 | 浅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