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5 摄像头更换记

15 日早上 7 点我从家中出发,在坐了一整天的火车之后,直到下午 6 点左右才跋涉到了北大东门。正当我疲惫地拖着行李箱、背着背包往寝室走时,惊闻选课结果已经出来了。我赶忙丢下行李箱,在寒风中一把掏出 iPhone,麻利地打开选课网站。网站加载速度格外得慢,屏幕里一片空白,我的心脏突突突地跳着。

终于打开了。表格中「选课结果」一栏的字都是鲜红的,但是没等缩放,我一眼就看到表格第二行有一个鲜红得格外刺眼的「未选上」。哦,不!竟然有一门课没选上!

我痛心地放下手机,环顾萧瑟的四周,周围的人冷漠地走过,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然后我缓缓拿起手机,定睛一看:未选上未选上未选上未选上未选上未选上

「我*!」我就这么喊了出来。

上图是预选刚结束时我的课表。不幸之幸是,我因此上了人生中第一次十大

回到寝室,一抬头就看见养了一学期的绿萝在一寒假后被暖气蒸成了下图这个样子。有几条茎叶在没有水的情况下顽强地活了下来,我把它们从乱根团中摘出来,继续养了起来。刚把它们放到窗台,又发现正放在暖气上方的七里香已经干得叶苗都脆了。

哎,不说了,不说了。

为了让我的 iPhone 能够继续正常使用,也为了兑现之前的承诺,在回校之后,我继续开始折腾我的 iPhone。

这是我的工作台,没错,我用的是 iFixit 的摄像头拆解教程

iPhone 一声不吭地躺在桌上,等待着我的拆解。

这是新买的摄像头,我根本没法知道这是不是原装的,但是我知道,这里面一定不会有那么多灰尘。

店主又送了我一小包简单的拆机工具,聪明的我当然知道这已经含在总价里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分拆前后面板就驾轻就熟了。下面这张照片是不是有点奇怪?聪明的你一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在预览了 iFixit 多达 31 步的教程后,我自认为像我这样用一学期才记住北大主要道路的人,是不可能记住所有螺丝的位置的。沉思片刻后,我决定在一张餐巾纸上描下所有螺丝的位置,就像下图这样。两颗五星螺丝已经放在了合适的位置。

一想到如此精妙、层层封装的工艺品就要被我层层分解,我就浑身兴奋。

我熟练地拆下了前面板,要知道,上一次我可是花了比这个多几倍的时间才把它们分开。

根据 iPhone 内部的结构,我将草图又划分成了几大块。

然后,全新的探索开始了!接下来我需要断开 iPhone 的动力装置——电池。电池的接口就从下图右侧的地方探出来。

把金属盖板取出后,电池的接口就露了出来。不可拆卸的 iPhone 电池就要被我拆卸了!等等,教程上说:「这一步需要非常小心,假如你在解下电池连接器的同时也撬开了主板上的套接口,连接器会因此受到损害」。连接器?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后果很严重的样子,那么……就不管它了。

我想象自己是一位外科手术医生,我正在将 iPhone 的心脏供血切断已使其进入冬眠状态。我用拆机棒小心地一撬接口,啪嗒——nothing happened and no news is good news. 我至少没闻到什么烧焦的气味。

然后,便是撬电池了。国内网站上翻译成中文的教程描述是:「将塑料开启工具插入电池与机身的连接处,位置选择靠下;从右边开始将塑料开启工具慢慢滑动,直到电池松动并且可以取下为止;这一步切记不可太过着急,电池有可能会受到永久损害。」于是,我就按照教程的图示,把拆机棒从下图这个位置插进去,然后边往上移动边撬,期间听到了一些让我心碎的声音……

电池依然纹丝不动,除了被撬动的边缘有略微变形以外……考虑到国内网站翻译不靠谱,我去看了一眼 iFixit 的原文:「It may be possible to remove the battery simply by pulling on the plastic pull-tab. Use the plastic opening tool to gently pry the battery up, only at the three points shown.」国内的翻译简直就是《葵花宝典》——欲练神功,引刀自宫;最后发现,若不自宫,也可练功。看到下图那个写着「Authorized Service Provider Only」的塑料纸片了吗,我只要在这里轻轻一拉就可以了!

我的力气从「轻轻」直到最后满头大汗,电池依然纹丝不动。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在对电池与后盖组成的系统进行静力学分析后,我认为,这依然要用杠杆原理解决。于是我找来了买摄像头时新送的拆机棒,插入了教程图示三个位置中的两个,逐渐增大力量撬了起来。

然后……

我此时几乎想放弃了。

再次考虑了杠杆原理之后,我决定用仅剩的一根拆机棒从狭长电池的上部入手。然后成功了!

掰开电池的时候,粘合剂分离造成的嗞嗞声把我的心都快撕裂了。

于是,电池就拆解完成了。此时我已经满头大汗,真是惊心动魄的经历。此时我的心中逐渐升起了一个疑问:如果哪步拆毁了,不是全毁了?但是,如果不继续拆,前面的努力不就白费了?

嗯,在沉没成本的唆使下,我决定继续往前走。

草图上的零部件已经越来越多了。

下一部分,是拆解逻辑板组件。也就是说,我就要把最核心的部分拆出来了。不错,换个眼球的确还是要先把大脑连着视神经和眼球取出的。

下图中央是蜂窝数据天线连接器,它已经被我撬开了。

然后拆下主板顶部托架的金属片。

再拆下主板中部托架的金属片。(这张照片是我用鼻子按的快门键。)

拆下后便是这个样子。

下图中我正在撬的是 Lightning 接口,排线和接口一样宽。

排线下方是有粘合剂的,然后我把它撕开了,又是撕裂的声音。

现在我终于得以看见 SIM 卡针的工作原理了。这样的机械装置实在精巧,这或许就是乔布斯传里所说的「柜子的背面」——如此重视细节的公司,做出的东西怎么可能不感人。

现在,iPhone 的后盖已经被我折腾成这样了。

草图上的零件也越来越丰富,甚至已经有一些在 z 轴上重合的零件,在这个二维投影上,它们只能挤在一起。

按照教程一步步做的过程其实并不难。但可怕的是,出现了和教程上不一样的情况……比如下图,这个螺丝就被两条排线遮住了。

看了前面的步骤,我才发现我漏了几步。把这两条排线的接口撬开后,这个螺丝也就可以旋出了。

之后又是惊心动魄的一步,我要把逻辑板整个取出了。但是,当我小心翼翼地翻开逻辑板时,又发现与教程不一样的情况——闪光灯防护壳依然在后盖上。所以……

所以午饭时间到了。下图是小白房美味的霸王鸡腿饭!

草草解决午饭后,又要开工了。这是当时工作台的场景。

在用拆机棒把闪光灯防护壳大胆地撬出后,主板马上就要自由了。但是令我担心的是,下图中央那个闪光灯防护壳与逻辑板之间是以细若游丝的金属线连接的。

然后用取卡针小心地取下 Wi-Fi 天线连接线。

于是,逻辑板与后盖就完全分离了。

Hope can set you free.

这是依然留在逻辑板上的旧摄像头,就像是个睁大了的眼睛。

为什么我有种被老大哥看着的感觉?

按照教程撬开摄像头的接口后,旧摄像头也自由了。

然后我用正确的打开方式取出了新摄像头。

两个几乎一样嘛!

到了这一步,iFixit 的教程就结束了。它只教了我如何拆,但没教我如何装。不过这很简单,只需要用相反的步骤装回新摄像头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这次整个更换摄像头的流程可以被抽象为栈。当我将零件如庖丁解牛般拆解出来时,就是将他们一个个压入栈内的过程。所有需要的零件入栈后我将栈顶元素——旧摄像头——取出,然后压入新元素——新摄像头,再反向重复压栈的过程将栈中元素全部弹出,我便可以得到一个好好的 iPhone。

所以,新摄像头,就是你了,出栈!

这是被我掏空的后盖。

逻辑板出栈!螺丝五人组出栈!

然后……就出问题了。图中蜂窝数据连接线被我无意中死死地压在下面了。我只能将螺丝重新入栈,取出这条可怜的线之后继续操作。

于是蜂窝数据连接线被我取出来了,真不知道它还能不能用。

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逻辑板已经被我完整地装回去了。

这是历史性的一步。电池入栈后,iPhone 便将逐步苏醒了。

前面板出栈。

所以,iPhone 就这么被我拼回去了。谁知道这么被我折腾一番后,熵变大的 iPhone 还能不能开机。只要有任何一个地方没做对,我便前功尽弃。

按下 Home 键,不敢喘气,静静地等待 Apple Logo 的出现。

但是这个等待的时间……似乎有点长?

还是开机了。

依然那么完美。

这是摄像头的灰尘测试,看起来很好嘛!

但是……左侧为什么似乎好像还是有一个奇怪的黑点?

我怎么可能忍受这样的瑕疵?!

再来试试清灰!

麻利地开盖扫灰吹吹气,一气呵成。

开机。

face

No!!!

闭眼关机后,屏幕黑着的时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嘛!这次小心地拆机重新安装了前面板的排线接口后,我虔诚地开了机。

再试试摄像头。

……

看来我已无能为力了。但不就是这么点小瑕疵嘛!

读书人窃书不算偷,新摄像头的坏点怎么能叫坏点呢?这叫特点。

这是取下所有零件后的草图。

我寻思着怎么折腾这个旧摄像头。

但在用手蛮力掰开金属后盖后,我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那就这样吧。

《iPhone 5 摄像头更换记》有1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