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完满以及上帝

论完满及其不存在

在下文进一步讨论上帝概念前,我必须先讨论与上帝概念相关的真、善、美的概念以及完满的概念。

所谓善,在亚里士多德的语境下来看,就是目的。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的任何行为都是有目的的,而这些目的是「好的」,一件事的目的依然存在着下一级目的,这样不断追寻目的的结果不是无穷的,而是汇集终结到一个点,亚里士多德将其称为「至善」。美则一般指能给予人愉悦情感的一种事物属性。在事物给人证明的意义、价值之后,人类获得了愉悦、满足的美好感觉,从具体事物中分解、抽取出美的概念,并将其与丑对立。从这个定义上看,美与善往往并存。至于真,我可以从一些主流的定义中获得启示:从融贯论的角度来看,真是指命题系统的逻辑自洽;从符合论的角度来看,真是指陈述与客体相一致。

现在,我给出完满的定义:完满是至善至美。我在这里将用函数与极限的思想考察完满的概念的起源。考虑存在的实体的一个属性,将其向善向美的方向设为正值,反之为负值,这样,我就可以将所有存在的实体按照这个值进行升序的排序,排序后的实体必有上升的趋势。由于所有存在的实体的个数是有限的,我必然可以找到其中的一个实体,它达到了集合中该属性的最善最美状态。由于最善最美的实体处于总体上升趋势的末端,如果接下来的还有实体的值与其相等,并将这个值定义为完满,那么这就与完满的唯一性矛盾;所以最善最美的实体依然处在上升的阶段,在之后还存在着有其他实体超过它的可能性。这样无限次超过之后,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最善最美的实体该属性的值趋于无限,这与善概念中的至善存在性矛盾,故不可能;最善最美的实体该属性的值趋于一个稳定的值,那么这个值就被定义为至善至美,即完满。至此,我们至少可以给出如下命题:完满是可以被想象、推测而存在于观念中的。

亚里士多德曾给人作出过如下的定义:人是理性的动物。这是他通过种属法给出的定义,我在此不考虑他对属差——即理性——的描述是否准确,只考察人类所属的种——动物。人作为动物的一种,而属具有种的所有属性,那么人就必然具有动物普遍具有的共性。考察除了人之外的所有动物,都普遍具有某种局限性,并没有任何一种其他动物达到完满,那么人也应当具有这样的局限性。所以,我可以给出如下的命题:人不能达到某一属性的完满。

实际上,通过之前对完满定义的推测,我们可以进一步地直接给出一个更强的命题。康德将命题分为两类:分析命题与综合命题。当通过考察命题中概念的关系就可以直接判断命题真假时,这个命题称为分析命题,否则就是综合命题。我在之前将完满定义为所有实体的某属性值的极限,而这个极限本身就是通过对全体集合的趋势预测得到的,也就是说,极限本身并不存在于全体集合中,它只是一种观念上的想象,即极限不可达到。于是,可以得到如下这个强的分析命题:存在的实体不能达到任何属性的完满。

用一句话总结前文中的结论:人追求完满,完满存在于观念,存在的实体不能达到完满。除了以上的逻辑论证外,现实中还存在着如下的许多例证。

在哲学领域,柏拉图曾构造了著名的理型论,他认为世界是二元的,具体事物存在于现实世界,理想的、完满的理型存在于理想世界。但柏拉图只给出了描述,并没有给出严格证明,实际上,这样的本体论描述也无法找到证明。这个理论存在着诸多矛盾与问题,与大多数人的直觉相反,也未被哲学家普遍接受。

在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系列中,一个具有高度智慧的跨维度生物种族为了找出「生命、宇宙以及任何事情的终极答案」,制造了一台超级电脑深思来进行计算,在 750 万年后,深思给出了「42」这个无厘头的终极答案,但却无法给出终极问题的描述,于是又建造了地球这个生物电脑来寻找终极问题,最后地球却在得出结果的五分钟前被荒谬地毁灭了。这样的讽刺似乎是在暗示:人生意义不可知,终极目的不可知,追求终极目的无意义。

此外,在与他人交往时,自我总不愿意与他人产生分歧、对他人妥协,但这总会发生,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他人的选择自由就会影响自我的选择自由,这些都使自我痛苦,于是萨特说「他人即是地狱」;所以个体总是会倾向于寻求他人的理解、认同,这种追求被无限放大后,便成为对人与人之间没有任何隔膜的追求,但从事实看来,这一点从未达到。自我与他人的概念本身就决定了两者是有分别的,假设两个个体之间没有任何隔膜,那么两个个体就成为新的一个个体,就没有自我与他人之分;所以消除孤独的唯一方法就是抹去自我,但从事实来看,自出生起自我就存在,也没有人愿意抹去自我,故孤独无法消除;人逐渐增强自我观念的过程,同时就是孤独感增强的过程,这最终使得人成为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

心理学认为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强迫的行为,有些人则陷入强迫型人格障碍之中,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认为是人对完满或者完美的追求无法控制,从而陷入对细微的意义欠缺的事物之完满的无限追求中,于是被反复检查、推迟选择所困扰。

在医学与生物学领域,自古以来人总是渴望长生不死、没有疾病,而很显然这没有人做到,至少没有人的肉体能够不朽,于是人们退而其次追求灵魂不死。没有疾病同样也无法实现,因为完满是一,人的多样性直接揭示了人的不完满,人体的多样性带来的是疾病的多样性,现代医学技术对于疾病的解决仍然不能达到令人满意的境地。

在数学领域,雄心勃勃的希尔伯特计划曾试图将庞大的数学体系整理为完备的、相容的、可判定的形式化体系,这样一来数学就成为纯粹的逻辑游戏,所有猜想的证明都只是时间问题。如此完满的设想并没能持续多久,很快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就指出数学不可能既是完备的又是相容的,之后图灵的停机问题又成为了数学中无法判定的问题的实例。这就是说,数学不完满,逻辑不完满,哲学不完满,这个世界在最本质上就是不完满的。

物理学上的不完满则是一种本质性的不完满。物理学的范式往往是先进行一些理想化的假设,得到系统化的理论后再将实际因素加入考虑,最后得以逼近客观世界的真实情况。所以人们可以获得理论上的精确值,但理论与实际的误差永恒存在,人们总是期望减少误差,但永远无法消除误差。

如上种种例证均旨在说明,人们追求完满但完满未曾达到。通过对完满概念的讨论,我得以在下文对这个概念引申出的上帝概念进行更多的思辨。

试论上帝及其不存在

在这里,我打算对上帝的概念做一些界定,并对上帝的存在性做一些讨论。需要提前说明的是,我认为上帝这个概念的确是有趣的,是人类理性的美妙结果,但真理与有趣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相关性。我认为上帝这一概念对于人类有丰富的意义,我讨论上帝之不存在,并不是为了抹去上帝作为信仰或者作为哲学的精髓的作用,而是想尽力跳出所有标签化的成见、不遵从其他任何权威与偏见,去观察仅在逻辑这一框架下,讨论上帝概念会得到什么结果。鉴于上帝的存在性这一话题已被众多的哲学家讨论,我在这里所做的只是给出我的观点并给予一些尝试性的证明。

在进行进一步的讨论前,我必须要给本文中所讨论的上帝概论下一个清楚明白的定义。笛卡尔将上帝定义为「一个无限的、永恒的、常住不变的、不依存于别的东西的、至上明智的、无所不能的、以及我自己和其他一切东西由之而被创造和产生的实体」。利用前文给出的完满定义,我将笛卡尔对上帝的定义简化为如下的描述:上帝是完满的实体。

笛卡尔在第二个沉思以及第三个沉思中所作的,实际上就是在证明一个至善至美的实体是否还有真这一属性。进行之后的讨论前,我有必要对笛卡尔论证上帝的过程进行一些反驳,通过说明笛卡尔论证过程中的问题,以反映出我所尝试的论证之结果有正确的可能。

第一个问题在于笛卡尔所追求的「普遍怀疑」不可能实现。笛卡尔在第二个沉思中得出了著名的结论:「我思,故我在。」笛卡尔得到这个结果的方法是巧妙的,虽然其中依然存在某些漏洞,但我现在将接受它,并假设笛卡尔到论证得出的这个结论是正确的。在得到「我思故我在」结论之后,笛卡尔马上开始通过逻辑论证,以期得到上帝存在这一命题。但是笛卡尔在此处已默认逻辑这一方法的正确性,却没有证明它。假设现在仅有「我存在」这一命题,如果「我存在」不可以推出逻辑方法的正确性,那么接下来的证明全是无效的;如果仅靠「我存在」就可以推出逻辑方法的正确性,那么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个逻辑过程,于是这个逻辑过程又需要从「我存在」推出,如此陷入无穷倒退。由此得以看出,虽然「我思故我在」这一结论是精妙的且自证的,但它就如同一个孤立的点,从这个点出发,无法得到任何其他结论。所以普遍怀疑不可能,任何哲学思辨都默认了某些前提却没有证明它们的正确性。斯宾诺莎在之后做了更合理的尝试,他试图以几何学的方式将他的哲学观点构建在一个公理化系统中,而所谓公理,就是不证自明、作为信仰的命题。在笛卡尔和斯宾诺莎的尝试之外,一种更可能的情况是,不存在一个哲学根基或者一系列不证自明的公理,所有命题间的结构或许不是树状结构而是复杂的图状结构,其中在一些不为人所察觉的地方甚至存在回路。并且,从事实上来看,就正如雄心勃勃的希尔伯特计划最后被哥德尔不完备定理所击败一样,迄今为止哲学家们从未找到一个坚实的哲学根基。

第二个问题在于笛卡尔所说的因果原则和「清楚、明白」原则并不清楚明白。笛卡尔在第三个论证开头做了如下几件事:给出了真理的标准——清楚、明白;给出了实在性的等级描述——实体大于样态、上帝大于表象;给出了因果原则——A 是 B 的原因当且仅当 A 比 B 有更多的实在性。这其中有颇多疑点。笛卡尔并没有给出实在性的定义,没有给出实在性等级描述的理由,但实在性这一概念并不显浅,且实在性等级描述也不是显然的。此外,笛卡尔认为原因和实在性存在着充分必要关系,这也就是在说实原因和实在性可以等同为一个概念,由此可以看出,笛卡尔所做的实际上是自己新建了一个概念——实在性——却没有给出原因,由此得出结论后将实在性与因果性等同起来,由此证明结论的正确性,这样的论证过程显然是不合理的。最后,笛卡尔所说的清楚明白原则看起来是模糊的,他将这种感性的感觉作为评判命题正确与否的标准,直接就回退到了感官模糊性带来的欺骗,假设清楚明白原则是成立的,那么在之后的论证当中,笛卡尔只要自己觉得是清楚明白的,那么他就认为有充足的理由做出判断,这无疑是不合理的。

第三个问题在于笛卡尔的因果原则存在着谬误。如果假设笛卡尔的因果原则是正确的,即:从原因到结果,实在性一定是非增的,原因的实在性一定不小于结果。那么根据因果律,自定义本身即可看出,从原因到结果,时间一定是非减的,也就是说原因不可能发生在结果之后。综合以上假设和讨论,我可以得知:从原因到结果,时间非减,实在性非增,所以时间增加时,实在性非增。同时,实体的实在性有下界,即实体的实在性最小不可能小过无、空、零。于是将时间作为自变量,实在性作为因变量,由单调有界函数收敛的定理即可知,实在性最终会时候收敛到一个稳定的值。如果实在性最后收敛至零,也就是说,随着时间增加,世界会总体一直趋向虚无,世界总是处于不断下降的过程,这是现实矛盾的。如果实在性收敛到某个非零的值,也就是说随着时间增加,世界总体归于静止,这也与现实矛盾。因此,笛卡尔所说的因果原则不但存在着定义上的模糊,还存在着一些显然的谬误,但是笛卡尔在之后的几乎所有的论证中都用到了这个重要的原则,所以我有充足的理由去怀疑在「我思故我在」之后所有结论的正确性,其中就包括笛卡尔对上帝存在的证明。

在怀疑了笛卡尔的「上帝存在」的结论后,我才得以有足够的信心提出我的观点:上帝不存在。在前文的结论下,我可以很容易地给出一个简单的三段论式证明:存在的实体不能达到完满,上帝是完满的实体,故上帝不存在。

实际上我对于上帝不存在的证明至此已经可以结束了,从归类上来说,我的证明归于本体论角度的证明。但作为不完满的人,我对自己的证明并不持有绝对的信心,所以我将在下文继续简短地给出几个可能的质疑与思考。

笛卡尔认为上帝是第一因,且是自身的原因,这可以认为是一种宇宙论角度的证明。关于笛卡尔因果原则我已在前文有所质疑,但实际上,即使笛卡尔的实在性观点是合理的,因果律这个重要假设本身就是可质疑的。休谟认为大多数人认为的事件之间的因果性实际上只是一种恒常连结,也就是说,在所有可观察的范围内两个事件存在着先后关系,但这并不代表前者造成了后者,也并不代表在未来依然有恒常联结关系,这直接动摇了逻辑学的根基。从目的论角度对于上帝存在的证明是:宇宙存在目的,而需要有东西为这个目的引领,这个东西就是上帝。但很显然,宇宙存在目的这一命题没有被证明,且没有必要性,即一个没有目的的系统依然可以良好运转并上升。从必要性角度来看,上帝的存在性只有两种可能:存在、不存在。假设上帝存在,不信仰者依然不相信,当前的世界并不会有丝毫改变;假设上帝不存在,信仰上帝的人依然维持信仰,世界亦不会变好或变差。上帝的存在没有必要性,那么上帝就是不应增加的实体。功能性角度的证明主要出于如下的考虑:上帝的全能性或许会带来一些逻辑上的矛盾。其中一个有名的问题如下:「全能的上帝能够创造一块连他自己都搬不动的石头吗?」如果这个悖论没有逻辑错误,那么摆脱困境的出路就是:上帝不全能,但不全能的实体又不是上帝,所以上帝不存在。

论完满之可趋性

集中对上帝进行讨论后,我所关注的点应从我认为不存在的上帝下降至存在的实体以至于人,对存在实体与完满的关系的思辨更具有实际的意义,而将实体的范围限制到人本身则对自我与他人更有现实的意义。

在前文中,我给出了一个结论:人有追求完满的趋势。一个自然的问题是:为什么人普遍有追求完满的趋势?这实际上依然是个分析命题:完满是至善至美,而善的定义即是人的目的、追求的趋势。一个更有意义的问题是:为什么人类的目的普遍相同?亚里士多德给出了诸多的道德德性,例如勇敢、慷慨、大方、大度、温和、友善、诚实、机智、羞耻、公正等等,从事实上看,这些所谓的道德德性均被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所认同。以我的理解,从「人是理性的动物」角度看来,人并不能摆脱动物性的共性,人所表现出的特殊性很大程度上是继承动物性后在智力与社会作用下的表现,例如动物天然的趋利避害性在社会的作用下就有可能形成民主、平等、公平等价值。于是上述问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归结为如下问题:为什么动物普遍存在着价值?再次追问,为什么实体普遍存在追求?如此下去,就追问到宇宙的终极目的。为了使讨论的范围不越出人本身太远,我在这里直接假定人的确具有追求普遍认可的完满的趋势,这是一个合理的假设。

从前文的讨论中,一个很显然的矛盾是:人有追求完满的趋势,但人永远不可能达到完满。这种永恒的绝望的不可到达感带来的挫折是显然的,前文中的几个例证可以部分展示这点:银河系漫游指南系列中的智慧生命在未获得终极答案后将深思抛弃;在人与人的交往当中,「作为地狱的他人」的观念与自我不同会导致对自我的怀疑、否定与抑郁;追求事事完美的人事事都不能完美,甚至事事都不能做好,这会带来沉重的挫折;追求长生不死的人只可能在绝望中死去。

这个矛盾中,重要的一点是:完满是可趋近的,也就是说,人是可以一直处于上升状态的。除了完满之外,依然存在着多元的标准:最好、更好、足够好、很好。「最好」指可数全体集合内的最值,「更好」则是在时间维度上的比较,「足够好」是一个满意标准,「很好」则是满意标准之下可堪接受的值。我认为,在这五个标准中,「足够好」最适合用于评价以及设定目标。如果将完满设为目标,则如前所述,会带来永恒的挫折感;将「最好」设为目标,则达成目标后就将失去目标;将「更好」设为目标,则无法度量上升之程度;将「很好」设为目标,则是主动的降低标准;唯有将「足够好」设为目标,则可以达成之,并在达成后可以找到新的目标,由于满意标准由自己制定,也得以度量上升程度,更不至于自降标准地下降,最重要的是,在积极上升的过程中,人本身有良好的反馈机制,使得一次上升的收获能激励下一次上升。对事实的清楚认识是有合理观点的必要前提,认识到完满不可到达并不意味着人不可上升。

我将这种观点称为积极现实主义,以区别于难以有客观认识的乐观主义和容易消极的悲观主义。所谓现实,是指对真实事实的正确认识,是乐观与悲观的之间的适度;而所谓积极,是指主动愿意去做某件事。将以上讨论归纳,就可以得到我所理解的现实积极主义的主要观点:完满不可到达,但完满可以趋近;人在以足够好为目的积极上升的过程中,不会总是感受到完满不可到达带来的绝望感;在一个个正反馈循环中,人得以持续上升;从结果上看,积极者比消极者往往能收获更多。

《论完满以及上帝》有16个想法

  1. 既然这个问题早已被讨论了数百上千年,那么想必你也没有抱着说服谁的心态来写吧。但是也确实说服不了真正相信上帝的人(如下是我一个信基督教的同学的观点):
    「上帝本来就是完满的,以不完满的哲学无法论证完满的上帝。」
    也就是说在真正信仰基督的人眼中,「上帝存在」、「上帝是完满的」本来就是不证自明的真理,他们也有足够的其他的理由可以批驳这篇文章的观点;在无神论者眼中,「上帝的存在性」有待证明,这篇文章也是说理充分的;到了最后还是谁也改变不了谁。
    当然我明白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一定不是为了说服基督徒(「上帝是否存在」这个问题本身实在不值得争论)。从逻辑和理性的角度看,这篇文章算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所以也就是说上面码了一大段其实我想说的只是最后那句话而已……)

    1. 所以还是「信仰的归信仰,理性的归理性」吧。(没想到还真有人能看完这篇论文 >_<)

  2. 好文。当然我想说的楼主基本说过了。追求「足够好」的过程我在高考前的复习也应用过了,也不得不叹息这种退而求其次的态度。

    上文中你谈及上帝存在的必要性:「假设上帝存在,不信仰者依然不相信,当前的世界并不会有丝毫改变;假设上帝不存在,信仰上帝的人依然维持信仰,世界亦不会变好或变差。」
    可以看出,这不是指「(所有人)知道上帝是否存在」,假如知道的话,结果肯定是大不相同的。

    1. 等等,我什么时候认为完美不可能达到了?所以还是先把上次的叹息忘掉吧。只要不相信完美无法达到,就没必要将积极构建于绝望之上,现实中更令人绝望的无非是此生的有穷吧。

    2. 谢谢 : )

      关于完美是否可以达到之问题,我想这实际上关乎完美的定义;而定义对于个人而言,可以成为信念问题。如果能将积极构建在希望之上,那当然再好不过了。

      关于上帝存在的必要性之讨论,你说的很对——「(所有人)知道上帝存在」是一个比「上帝存在」强得多的命题。

      1. 哈,再次拜访都是深夜迅速回复。可惜还是没有邮件提醒功能。对于我来说,没有绝望已经很不错了~

        我觉得你有空可以多看看一些神秘、灵性相关的资料,触发灵感啊。和你后一篇人性相关的文章说的经历不同,我是由感性、神秘逐渐到那种看起来十分缺乏人性感的思考的。其实我不觉得你之前很缺少感性啊,至少从博客主题的精美来看就可以看出来了,哲学讨论给人冷漠的感觉其实是一种常态了,问题是是否有选择特定的对象进行论述。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啊,不过经常改改交流方式还是很不错的。

        1. 啊,发现提醒邮件了,竟然被归到垃圾邮件了……不记得上次是不是这样子的了。看来是邮件发送方式导致的,看了下提醒邮件的源代码,里面有个 Sender: ,是用了什么转发服务?

        2. 实际上,从我很久以前的文章风格来看,过去我处于敏感而感性的状态;但当我自己都无法忍受那样的混沌模糊状态后,就逐渐转向清晰、理性的方向;而现在重新理解并拾起感性,这样的过程在现象上或许可以被描述为「正反合」的三阶段论。

  3. DRº, O SENHOR NÃO ESTÁ SENDO RACIONAL DEMAIS AO DIZER QUE GOSTARIA DE UM EMPATE ENTRE INTER E SÃO PAULO? NO PRÓXIMO JOGO O SENHOR QUER QUE A “CIDADE DE SÃO PAULO” SAI VITORIOSA? E NOS MUNDIAIS DISPUTADOS, O SENHOR REALMENTE TORCEU PARA ESSE TIME?

  4. Nikon’s new exclusive image optimisation mode enables you to produce photos with a selection of optimisation of picture sharpening, tone, colour, and saturation with a couple of further settings for more customization.

  5. For instance, it improves the body’s use of insulin and also helps to burn extraneous blubber. Insulin excites the muscles and liver to take in the additional glucose which ends up in the lowering of the blood sugar level. This is thanks to the fact that the body recognizes intense exercise and stress and will release the strain hormones which tell the body to extend blood sugar so as to fuel the muscles. For a diabetic, this may cause the necessity to have some insulin after a powerful workout.

  6. Syabas Gobala. Aku 'angkat topi' dan tabik engko Gobala. Semoga akan banyak lagi orang berani macam engko yang keluar PKR tak kita dipecat atau 'memecatkan diri'Jgn mcam dorang sana tu yang masih lena diulit mimpi indah 'bertuhankan' BABI (Brother Anwar Bin Ibrahi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