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Watch 的细节与逻辑

细节

+ 设置太阳表盘之后,通过 Digital Crown 进入表盘界面时,时钟 app 的图标会变化为表盘上的太阳。在太阳表盘的界面,滚动 Digital Crown,可以看到太阳升起、落下,甚至还能看到黎明时的金黄色天空和黄昏时的粉红色天空。设置天文表盘之后也会有类似的效果。而天文表盘中的地球、月球、太阳系视图分别代表了时间上的日、月、年尺度。

+ 在列表顶部继续用 Digital Crown 下拉时,手表传出的震动反馈像是松开紧绷的弹簧后的震动。

+ Apple Watch 可以直接和 Mac 之间实现 Handoff。

+ 不同通知的震动的强度、形式有略微不同。但用户并不需要去记忆对应关系,因为这种震动与信息类型上的关联在时间上是如此紧密,以至于在几日的训练下就形成了条件反射。

– 第一眼不惊艳,第二眼也不惊艳。甚至没有第一次打开 iPad 包装盒时的惊艳——一个十寸大的晶莹剔透的屏幕,带着香味的细腻的铝合金背部。从镜子里看起来,Apple Watch 像极了一个戴在手上的微型 iPhone,而不是一个手表。使用半个月后,我愈发觉得圆形才是手表更完美的形态。在圆形的屏幕下,各种圆形的表盘界面都可以自然地将刻度放在屏幕边缘上;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奇怪地在圆角长方形的屏幕中央放一个圆形表盘,然后在四角补上一些功能性图标。另一方面,Watch OS 界面设计的基本元素就是圆形,圆形的屏幕在几何上是更一致的搭配。如果采用圆角长方形屏幕只是出于技术因素考虑的妥协,那这也太不 Apple 了。

– 屏幕完全没有达到我所预期的水准。由于界面元素太小,很容易就能在动画过程中看到像素。屏幕的色彩表现也相当差,对于我这个色弱来说,都能看到 Apple Watch 与 iPhone 之间明显的色差。

– 表带的长度让人纠结。我购买的款式所搭配的表带是运动型表带,由于表带长度调节方式是分段而不是连续的,我经常会在两个孔之间反复调整:一个孔几乎正好,但是天热的时候总觉得闷热;另一个孔比较宽松,但是经常会使得手表掉到手背,从而影响心率检测。

– 有三种方式可以点亮 Apple Watch 的屏幕:抬腕激活、按 Digital Crown、用力按屏幕(Force Touch)。第一种方式中,实际使用中,抬腕激活的准确率差强人意,很多时候抬起手腕屏幕却不亮——这是很尴尬的事情,而在骑单车的时候,这就变成了很恼人的事情。第二种方式中,按 Digital Crown 则是一个很费力的事情,在操作时,一般会把右手大拇指放在手表的左下方,用右手食指去点按手表右上方的 Digital Crown,这形成了一个逆时针的力矩,于是手表就会变歪。此外,不知道为什么,我的 Apple Watch 的 Digital Crown 的旋转过一段时间就会变得很粘滞。第三种方式中,Force Touch 是个力度挺难掌控的功能,按轻了屏幕不亮,按重了则很费力,而且需要左手提供向上的支撑力。

– 日历只能同步一周的事项。上次和健身教练预约时间时,我原本想用 Apple Watch 查看未来的事项,但是却发现日历中并没有保存一周以外的事项,这使得我很尴尬地去更衣室拿回了我的 iPhone。这只是 Apple Watch 上 app 现状的缩影。原生 app 至少是实用的,但我目前几乎没有找到一个可堪每日使用的第三方 app。微信不能发送语音消息,而且发送消息的步骤极其冗长,每一步都可能因为网络、机器性能等原因延迟很久,这导致其非常难用。Apple 建议开发者的应用「每次使用时间不宜超过 10 秒」,但在我看来,我并不愿意在路旁傻傻地站个十秒抬着手腕点来点去。我目前能接受每次使用时间不超过 5 秒的应用,少于 1 秒最好。

– 消息推送时会显示大概半秒的 app 图标,然后才会显示消息的内容。或许 Apple 是希望先呈现消息的来源,但在骑车的时候这半秒就足以让我撞上对面的人。另一方面,如果暂时离开手机,那么这段时间 iPhone 收到的推送不会在返回手机旁之后传递到 Apple Watch 上,我暂时没有想到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一点,所以只能认为这是一个缺陷。

– 心率检测得到的数据方差明显过大,最低都到了 40,但我确信我的佩戴方式没有问题。

逻辑

+ Apple Watch 几乎已经解决了我的消息焦虑问题。以前,如果关闭勿扰模式,我就可以实时地获得消息的推送,但是在需要专注时,这非常打扰人;如果打开勿扰模式,我可以不受打扰地学习,但是心里又会时时焦虑地担心会不会有什么重要的消息。Apple Watch 之所以是 Apple 打造的最为个人化的设备,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的消息推送是私人化的、实时的、无遗漏的。我想,Apple 用 iPhone 建立起的消息推送机制,已经对许多人的心理状况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我们都成了巴甫洛夫的狗。Apple Watch 或许是 Apple 在对此经过成熟的考虑后给出的解决方案。

+ Apple Watch 的交互设计与 iPhone 有着映射式的关系。例如,Digital Crown 对应 Home 键,按下两者都可以回到主屏幕,双击都可以找到最近使用的应用;侧边按钮对应 iPhone 的关机键,同时按下 Digital Crown 和侧边按钮可以截图;通知对应了通知中心;快捷视图对应了控制中心;最后,Force Touch 对应了 Mac 上的右键。

+ Apple Watch 与 iPhone 之间的紧密程度令人惊叹。在激活 Apple Watch 时,两者的动画就几乎是同步的。在 iPhone 上修改应用数据,在 Apple Watch 上几乎可以实时地看到修改。Apple Watch 是第一个以 iPhone 为中心的设备,它甚至无法连接到 Mac 上的 iTunes。

– Apple 对待健康数据的态度几乎就是只收集不分析。我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图表、圆环,但是作为没有专业知识的普通人,我无法从中分析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也无法获得建议。

– Apple Watch 的确是个定位不清晰的设备,它做了很多的加法而不是减法。对于我个人来说,Apple Watch 最适合的定位是消息通知器——而这只是因为 iPhone 6 Plus 太大了,这是件挺可笑的事。

《Apple Watch 的细节与逻辑》有5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