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记(二)·乍寒还暖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以这种语句来描述初秋天气,似乎并不确切。或许说是「乍寒还暖」更加贴切,毕竟此时是由热及冷的时节。但这真的不怎么重要了,我难以「将息」。

就像被推下深渊般无可奈何的寂静。

若要我仅凭几个词来描绘对秋的感受,着实难以定夺;可要是随心所欲,那也能信手拈来几个:凉、干燥、无常、空明。细细推敲琢磨,这几个词又矛盾至可笑。

凉是无可奈何的逼迫,刺激着吞吐一夏的肺。这时候的深呼吸充其量是「倒吸一口凉气」,会产生一种不愉快的通感。干燥是偷袭者,更确切地说是在偷窃;不经意间就吸走温热,皮肤从过去的「腻」以至今日的「滑」,料想往后会成「裂」。无常,说实在这与这个天气并无多大的关系,不过是我对这些变化的猜疑。空明却一成不变,「庭下积水空明」。

这几天没有下过雨,云就开始肆意地变换身形,光使得一切都笼罩着一层金黄色的光晕。因而凉就能感到孔明,以至于干燥也无所谓;倘若无常就不会有凉与干燥,只有反复与无端。但不论如何,这只不过是「我」的感受罢了,无关秋日。

可这全部我已体验了,充其量算得上是无谓的重复,只是循环套索循环。无论如何详尽地描述感受,最终仍然若有所失。这种「慌张、反复、自嘲」的感受我也全部体验了。直至今日,我还是觉得自己想的太简单了,但无济于事。

或许我将自己假想为第三人称来理性地审视,问题和矛盾就会突显得清晰而锐利。如此一来,就没有什么可以困扰,不过是悲喜的沉沉浮浮、希冀的忽明忽暗,是来来回回的起承转合。欣喜地破茧而出,狂热过后是另一个茧内的死寂。

秋的干燥吸走了文字的温热,留下这些固定句式和满篇的比喻与无常。我说得太多了。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我心字成灰,悲哀地如同尘埃一样。

11.9.22
教室
晚自习

《秋记(二)·乍寒还暖》有7个想法

          1. 原来只是受天气影响,多幸福啊,每天抱着大堆生涩的专业书学士12小时以上,注定我在升学考试结束前,时时发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