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起床铃声终究还是响了。他极不情愿地把被子紧紧地蒙在头上。但寝室外的人们已经开始骚动,所以他只能起床。

他翻开被子,噩梦惊醒般地坐起。动作流畅、利索,不带一丝的迟疑。但他仍坐在那里,僵硬如死尸般地直视前方,瞳孔被缩至极小。

看到窗外的天空,他被突如其来的寒意刺激,全身哆嗦了一下。窗外的天刚刚开始变亮,呈现出草莓牛奶般的温润颜色,几朵边缘显得发红的云极其缓慢地飘动。他感到无比的缓慢,几近静止,但仍被一种千钧之力以无限小的速度拖曳着;他又觉得自身无比广大而漂浮起来,轻到了没有重量。

他深吸一口气,觉得不够彻底,又张开嘴吸了一口。那些空气仿佛不是到了肺里,而是流进了胃里。他觉得那些草莓牛奶似的云朵都被他吸进去,他闻到满口馥郁的奶油香味,他感到细腻棉柔的感觉充盈着他的舌根。

又因为这是春天,所以这里有了鸟儿;因为他有耳朵,所以他又听到了鸟鸣。鸟鸣时而断、时而续,时而跃动、时而静停,时而飘忽随机、时而坚决确定。他的脑中忽然闪现出一些黑白相间的条纹,条纹由粗变细又变粗;他认为这是他脑袋的晃动造成的,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无论如何,他听到了无数声春天的鸟鸣,美丽的、自然的鸟鸣,清晨的鸟鸣。

这几天他睡得都很不好,许多梦碎片似的在夜里辗转出现。有些梦是前一天的,有些梦是后一天的;究其原因,他认为睡前太会胡思乱想了,无数文字会如流般滚动,会在自己无限大的意识空间里随机出现;字积累的多了,就把整个空间往下拉、往下拉,拉出他梦中寄存的空间,一个浑厚而玄奇的地方。

「他,怎么还没下来?」有人在地上喊着,「再不起床可要迟到了!」那人边喊边想:他是不是又睡过去了。

他一听到声音,身子突然像筛糠一样抖起来,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出了一身的冷汗,一种巨大的现实感向他压来;他的梦沉的太快了,就像石子落到了湖里。猛地一吸气,他闻到了寝室里即便是在上铺也闻得到的脚酸臭味。外面的天竟然全亮了,天空湛蓝明澈,却没有一丝云朵。

「他,快点吧,今天要晨跑!」舍友笑嘻嘻地喊着,但心里却想着他今天是怎么了,变得更奇怪了。于是又对他说:「哈哈,他的头发好乱啊!」

他一下子跃起来,很快就整理好了内务,刷了牙,抹了脸,洗了头,踌躇满志地迎接新一天的学习。

他们喜欢把他叫做他。

我想把他叫做他,但只能叫他,他。

《他》有11个想法

    1. 1、那篇作文算是草稿,这里是blog的文章,不是“作文”
      2、说了不是自己,不是任何人,完全再创造。是“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