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笔记的本质是知识结构组织工具

印象笔记的本质是什么?

在接触了印象笔记将近一年且高强度地使用了一个学期之后,我终于得以信心十足地给出回答:

印象笔记的本质是知识结构组织工具。

什么是「印象笔记」?

如果你不知道印象笔记是什么,请在下载印象笔记的应用之后通过一段时间的使用来熟练操作,然后继续阅读后面的内容。或者,你可以直接阅读最后一部分

什么是「知识」?

印象笔记里需要存储的「知识」有两类:

  • 他人的知识
  • 自己的思考

他人的知识的例子包括一本深刻的书的读书笔记、一次讲座的内容记录、知乎上一篇精彩的回答的简记、豆瓣里一篇有用的日志的内容提取、一次深度谈话内容的整理;不包括任何一种大段复制的内容,如一本深刻的书的第一章的所有文字、一次讲座的 PPT 照片记录、知乎上一篇精彩回答的页面、豆瓣里一篇有用的日志的页面、一次深度谈话内容的录音文件。

有什么不同吗?有。后者是他人带来的信息,前者是自己挖掘的知识。信息人人可获取,挖掘出知识的能力却可以区分出不同水平的人。永远不要将大段的内容复制到印象笔记里,那只是在满足收集癖罢了。收集是最低层次的知识管理,因为那几乎都不能算是自己的知识,不要把收集当做学习。他人的知识,必须自己亲自重述一遍,然后可以放在印象笔记里。

自己的思考包括对事物本质的理解、冬日的学习计划、个人管理解决方案的完善、自学时的收获札记、博客文章的几句灵感与完整的提纲、一个领域的系统思考收获、一次旅行的意义;不包括流水账式的日记、 琐碎的日常 To Do List、博客文章全文、本该发到社交网络上的牢骚。

这又有什么不同?前者是本质的或是结构的思考,后者是肤浅的或是不成体系的思考。「本质」与「结构」是印象笔记中存储的优质知识的最高要求。而 To Do List 就留给提醒事项或者 GTD 工具,博客文章就留给 WordPress,牢骚就留给社交网络。

继续阅读印象笔记的本质是知识结构组织工具

为什么要读大学

一、

第一次用极慢的时间看完电影,是因为要做《20世纪西方音乐》的期末题目,电影叫《蓝》。我边看边将每一个电影片段的故事、音乐一一写下,第一次发现,电影原来可以被如此分析,消失已久的细节的触动被再次拾起,思绪沉浸其中。

在2736听了意气风发的学长的讲座,学长已拿到 Google 美国总部的 offer,讲座关于校园开发,关于颐和园路5号和燕园地图,来者了了,教室大得太空旷。

听讲座是翘了计算概论上机的,一结束就把车停在了理一,去理教自习,继续写关于电影的分析。

九点差几分的时候,徒步穿过零下二度的寒风到理一参加班会。在班会上听到了或许是开学以来最重要的几句话,几段话,一个半小时话。

班会结束后简洁地教了同学 Xcode 与 Sublime Text 的使用,匆匆出门,在理教门口的零下二度的寒风中碌碌地转了许久也没有发现自己的自行车,尽管理教门口仅剩十几辆自行车,最后循着一丝记忆回到理一门口找到了自行车,抬头是亮得耀眼的凸月。

逆着零下二度的寒风疯狂地骑到了百年讲堂门口,路平坦着,周围只有一对男女在慢慢走着,我的自行车向右倾斜,然后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倒了下去。车向右转倒了下去,人往前飞了出去,飞的时候想着包里的 MacBook 一定要比我后着地,落到地上的时候右腿压着自行车,自行车压着左腿,左腿压着大地,爬起来的时候全然忘了是怎么摔的,只记得右膝盖的痛,左小腿的痛,左脚踝的痛,左手背的痛。刚才的路人过了几秒后往回走问同学有没有事,我说没事没事没事没事只是皮外伤。

忍着痛弯着腰在百讲门口站了一会,等到了最后离开班会的两个同学,我还记得上一次见面是几分钟前在理一门口,他们和班主任说再见,我见到了,也和班主任说再见。三人一起往回慢慢走,走到学五门口我已经能正常地走了,买了深夜手抓饼,吃着不算好吃的夜宵慢慢走回寝室,寝室门口灯光金黄。

二、

但这一些都不是重点,这一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在班会上听到了或许是开学以来最重要的几句话,几段话,一个半小时话。这种重要性类似于读《暗时间》时所体会到的醍醐灌顶,但由于是现场听,震撼力则远超过《暗时间》。谢谢刘先华,我的班主任,6班的班主任,你极为聪明,内心强大。

三、

你上来就对我们的期中考试成绩觉得遗憾。你说成绩不算什么,但如果一直不在意,总会有那么几个时间点会出来绊自己一脚。你说了自己的经历:高一没上过课,高二上学期也没上过课,你的高中老师说数学真的是靠天分,说150分的试卷你考100分还想考什么清华,你想把清华的录取通知书扔在他面前,你用了一个学期,每天按秒计算着时间,还觉得考了高分心里不高兴觉得浪费了时间,就是想着要上清华上清华,然后从200名直接到了第2名再也没掉下来过。你到了清华之后第一学期没上过主课,期末主课几乎都考了90多分,但你却说为当时的幼稚感到痛心。你说第二个学期马上就承受后果,期中考砸了,于是用了太长的时间从这样的大坑中走出来。你还是说你不看重成绩,但告诉我们,真的不要挂科。

四、

你问了一个看起来宏大宽泛的问题:「为什么要读大学?」然后自己近乎完美地解释了它。你说这是一个最为基本的问题,把它想清楚,可以理清许多问题,确定对许多事情的态度。你说,必须要想清楚自己真正要什么,必须要想清楚自己真正要什么,必须要想清楚自己真正要什么,不要盲目随大流。你让我们做事情前必须小心谨慎想一个问题(不是指做事小心谨慎)——做这件事对完成自己的目标是否有益;过程中考虑事情是否在往目标发展,每天晚上「一省吾身」——今天是否有进步,明天该做什么。

由此,你说,旷课必须要有理由,一定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而不是去虚度光阴;人人这样的社交网络表征着这社会的太浮躁;如果要追求绩点,想清楚成绩意味着什么;如果要参加学生会,想清楚学生会职务意味着什么;如果要保研,想清楚保研的实质要求是让导师认为你是一个好学生,并且所有的条件都是由此而出;如果要出国,提前考虑好,或许能多几次 GRE 和托福的机会,可以关注各种交换机会、暑期,甚至大一就可以去招聘会,比较早的时候把规划做好,压力来的时候就可以从容不迫。

你强烈不建议我们去向师兄师姐取经,他们自己都没成熟、没想明白。更好的方法是,向导师、班主任咨询,或与校领导讨论,你说「弄斧必到班门」,去放下心中的障碍。

想要达到目标,一定要知道怎么去争取,还要知道如果没有达到目标,自己会有什么后果。你要让我们知道底线在哪:不签到三次以内、交作业、考试不挂科、不作弊,或许还有道德底线。知道这两件事:要什么(能飞多高)、底线是什么(不会掉到大坑里),由此就有了动力。事情没有难易之分,「天下事有难易乎」,真心想做,时时刻刻都想做,就一定能达到目标,就看对自己有多狠(这听着不符合实际,但往往就是这样)。

五、

你说,上大学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学会做一个完整的人。学会去欣赏美;懂得去爱,对生活、自身、工作发自内心的热爱,去看看弗洛姆的《爱的艺术》。不要成为码农,那是蓝翔技校做的事,你让我们要从术之中得到道。

你也谈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你提到蔡元培辞职7次,其继任者蒋梦麟说,能容则择宽而纪律弛,思想自由则个性发达而群治弛,他对「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理解更加深刻。事物有两面性,一味强调「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会有坏处,比如在内心当做胡作非为的借口。

你和我不一样,对中国传统文化感兴趣。你说,东方文化强调纪律、律己,即适当的自我约束。8小时的被迫上课、讲座、做作业之后,人会想要补偿,于是看片玩游戏,你说看片玩游戏的害处不只是耽误时间,其最大的害处在于让自己成为欲望的奴隶,变得散懒,无法控制自己。不如将白天放空,将所有时间耗费在自己自愿的行为上,作为自己给自己安排的时间,控制住自己。君子慎独。你也说专注,这是在自我控制的基础上与律己同等重要的事情。一边听歌一边写作业,一边看片一边写作业,会让心散乱。你让我们学会有耐心,但说自己的年龄也还不足以讲好耐心。太想达到目标会变得急功近利,尝试学会心态平和、心静,驯服自己的内心,遵循规律,而节奏是有力量的。想要放松,可以听轻音乐;读书可以先读名著,诸如社会学心理学,名著是时间残酷的洗礼的结果;可以晨跑,晨跑的意义不只在于锻炼身体,而是快速调整状态;可以静坐,观察自己,变得敏锐,富有洞察力。

你说了这么多,你自己说大概有一个半小时吧,但坐着的人中几乎没人说话,最多是在玩手机或是睡觉。我全神贯注地在听,没漏过一个字,记了笔记,录了音。

六、

我也突然觉得之前自己隐约有的猜想得到了验证。第一个学期再过几个星期就结束了,但我觉得,我与他们之间的平均差距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原因可能有二:他们比较散漫,或是我进步太快。现在看来原因倾向于前者,或许北大散漫随意的气氛过于浓郁,以至于一些人忘了为什么出发。通过与清华、交大、复旦的同学的交流,我觉得北大的散漫似乎到了严重的地步。

他问「为什么要读大学」,我边继续听他讲,边记笔记,边想。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我一年前准备着保送生考试的时候,就已经有答案了:我要出国,我要进入 Apple,我要成为精英。很早就明确了自己的目标,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但我在第一个学期似乎有些淡忘了这个目标,而且做事也常没考虑是否对达到这个目标有益。而当初我准备着保送生考试的经历,似乎印证了他所说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考虑做这件事对完成自己的目标是否有益」、「过程中考虑事情是否在往目标发展」的重要性,因为我当初的的确确做到了这些。

相比起来,Parabola 是一个比我强大数倍的人——有自己热爱的事物,明确着自己的目标,并出于达成目标的考虑,有选择性地学习课程,最为重要的是,Parabola 有着足够的智慧与执行力,让自己在正确的道路上,扎实地走着。

他的话由我转述了之后读起来可能像是成功学,但在现场听着,看着他强大的目光,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我深知人能临场说出来的东西可能只占所想的很小一部分,由此足以想象我与他的差距。拥有 sharpness 气息的人有一些类似的特质,可怕的事情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努力」。遇见这样的班主任,即使只能在大一一年内每月见面几次,也是极大的幸运。


2015-02-07

一年前,我的文字是如此的张扬。你所说的那些,我想那时我是大概听懂了的,但我至今都还没做到。